您的当前位置:

多彩网 > 人才招聘 > 正文

  • 中国哪里的人皮肤最好,重油重辣的地方竟然排第一

    在史上最热的夏天里,每次出门,都像是一场对皮肤的酷刑。

    不做遮挡就要承受紫外线的无差别攻击,遮得严严实实又容易出油闷痘。想要守护好自己的皮肤,实在是不太容易。

    但仔细一想,我们身边是不是总有一些人,他们什么也不做,皮肤就好得令人发指。这些人可能有着强大的基因,也可能只是生在了对的地方。

    那么,中国这么大,各地区居民的皮肤状况会有什么差异吗?哪里人是皮肤最好的“幸运儿”呢?

    紫外线,皮肤的一生之敌

    首先,在这么热的天气里讨论皮肤,我们最绕不开的就是日照。

    2022年6月,中国平均气温21.3℃,为1961年以来同期最高[1]。到了七八月,依旧“高烧不退”,上海、广州等城市的紫外线指数到了11及以上,如果让皮肤不做任何保护直面太阳,别说晒黑,几分钟就可能晒伤[2][3]。

    中科院、中国气象局等多机构曾联合研究了1961年至2014年中国紫外线辐射的空间分布状况,发现紫外线辐射强度受海拔、纬度、云、湿度等多因素共同影响[4]。

    下方这张地图中,颜色越蓝的区域,代表日平均紫外线辐射水平越低,黄色与橙色的区域的日平均紫外线辐射水平较高[4]。

    1961-2014年中国紫外线辐射的空间分布状况 / Renewable and Sustainable Energy Reviews

    从中我们会发现,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地区,其紫外线辐射水平最高,而重庆与四川东部最低。整体来看,中国东部的紫外线辐射水平比西部低[4][5]。

    而比较反直觉的是,南方许多省份,尤其是长江流域,其整体平均紫外线辐射程度并不比华北地区高[4]。

    于是,紫外线在一定程度上就造成了各地区居民皮肤状况的差异。日光中的紫外线不仅会晒黑皮肤,还会造成“光老化”,让皮肤变糙、变皱[6]。

    首都师范大学抽样研究了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重庆多个年龄段女性的皮肤,发现对于人们皮肤的白皙与明亮程度,35岁是个转折点。而无论是14岁少女,还是70岁老人,重庆人的皮肤都是这四座城市中最白、最亮的[7]。

    重庆有着许多地理优势加成,不但地处盆地,海拔较低,还多雾多雨,有“雾都”之称[8]。并且,重庆上空的云量较高,它作为天然的“遮阳伞”能减弱大部分的紫外线辐射[4]。

    所以,重庆虽然会热到屋顶融化,但这里的人哪怕什么也不做,皮肤也可能赢过许多人一截。

    但若住在紫外线强烈的地区的话,那可就没那么“幸运”了。

    与同纬度的绍兴相比,拉萨30岁以上的人群,其皮肤老化程度要提早至少十年[9]。

    一项对三亚与沈阳农村地区人群的对比研究也发现,三亚的环境紫外线辐射是沈阳的2倍。常年经受三亚“日光浴”的人们,男性皮肤老化的风险是沈阳男性的约6倍,女性这一风险则是沈阳的11倍[10]。

    太阳晒多了,不但会影响颜值,还会晒出病来。

    据中国肿瘤登记中心与WHO的数据,对于和紫外线息息相关的皮肤黑色素瘤,中国各地发病率中,除开青藏高原地区,西北最高,其次是华北,而西南地区最低[11]。

    所以防晒可真是太重要了,涂遍各种大牌水乳精华面膜,都未必比坚持做好防晒有用。

    哪里人皮肤最水润,南方赢了

    不只紫外线,外在环境中,还有许多因素都在随时考验着我们脆弱的皮肤,比如空气污染、环境湿度等。

    空气污染对皮肤的危害常常被我们忽视。实际上,空气中的有害物不但会攻击我们的呼吸系统,还会伤害我们的皮肤。

    不少研究都已标明,我们每天接触的油烟、汽车尾气、工业废气都会使得我们的皮肤变黑、变老,甚至是爆痘、长斑[12][13][14]。比如臭氧会破坏皮肤的屏障功能;PM2.5会抑制胶原蛋白的合成;二氧化氮则会使得皮肤角质层的水分流失[15]。

    空气污染还增加了人们患皮肤病的可能性。北京大学曾研究了一家医院四万多个皮肤病急诊病例,发现当地空气污染严重的时候,来医院急诊科看皮炎、湿疹等皮肤病的人会显著增加[16]。

    从全国来看,根据生态环境部,2021年中国168个重点城市中,空气质量排名前二十的城市大多为南方城市,排行第一的为海口,深圳排行第八,而排行倒数的多为华北与西北城市[17]。

    至于环境湿度,则常常关系到我们的皮肤是否水润。当湿度增加时,皮肤水分也会增加[18]。

    而太干燥的环境会使得皮肤弹性与角质层水分含量降低,细小的皱纹增加,皮肤表面还会脱出鳞屑,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起皮[19][20]。

    对比中国各地的相对湿度,南方又一次胜出。

    据天津气象局的研究,1961至2018年,中国年平均相对湿度为64.7%,各地区中,华南地区最高,为77.8%,其次是西南地区,最低的则是青藏、新疆与华北地区[21]。

    比如北京女性的皮肤水分含量要明显低于广州,冬季时明显低于夏季[22]。

    许多南方朋友也都有这样的体会,明明在家时什么事都没有,皮肤不用补水也不会太干,而到了北方后就会非常不适应,不但容易流鼻血,皮肤还会干燥到刺痛,一个秋天就要涂完一大碗润肤霜。

    不过,这种比较方式也不能涵盖所有的情况。

    像长春的漫长冬季虽然又冷又干燥,但也正因如此,许多长春人过冬的方式是美美地窝在暖气房里,适宜的室内条件使得许多长春人的皮肤水分状况反而要比苏州、长沙等地的好[23]。

    想要皮肤好,生活习惯有多重要

    以上说的只是皮肤要面对的外来攻击,皮肤的好坏还与人们的生活习惯息息相关,再好的眼霜与自然条件可能都敌不上你熬最深的夜。

    如果人们睡得少或睡不好,皮肤就更容易松弛、老化、流失水分[24]。《都市上班族睡眠状况报告》显示,中国最能熬夜的城市是北京、上海、深圳及广州,看来一线的都市丽人们面临的皮肤考验着实不小[25]。

    而且,东南大学调查了甘肃、江苏、云南、四川、重庆五地的痤疮(即青春痘)患病率,发现睡眠时间越少、越晚的人越容易长痘[26]。

    与很多人认知不同的是,吃辣和长痘没有明显的关联,饮食油腻、口味偏甜与偏咸的人,痤疮患病率都高于口味偏辣的人。于是,在这一调查中,四川与重庆的痤疮患病率比云南、甘肃都低,还不到江苏的一半[26]。

    如果把目光放到全国,我们会发现南方人虽然整体长痘的概率要比北方高 [27],但南方各地区之间的差异可不小。西南地区的痤疮率是全国最低的,而华南地区的爆痘率全国第一[28]。

    除此之外,人们的精神压力也会影响皮肤的好坏,它会促进皮脂腺分泌更多皮脂,让我们看起来油光满面[29]。在这一点上,首都人民应该颇有共鸣。

    欧莱雅临床研究部研究发现,北京女性的皮脂分泌水平遥遥领先,达到了100.1,是很多二线城市女性的两三倍。而沈阳女性的皮脂分泌平均值为50.1,哈尔滨只有32.9,成都为27.3,苏州为26.1[30]。

    还有比较常见的容易“毁容”的习惯是抽烟和喝酒。

    可别小看抽烟的“毁容”能力,香烟对面部皱纹的贡献甚至比紫外线还大,它会降低皮肤中胶原蛋白和弹性纤维的含量,让皮肤早早失去弹性[31]。

    据各地成人烟草流行调查结果,2020年中国15岁及以上人群中,吸烟率最高的地方是云南和贵州,吸烟率都超过了30%。东部省份的抽烟率都比较低,像上海才不到20%[32]。

    爱喝酒也容易让人眼下浮肿、脸颊内凹,看着更加苍老[33]。

    那么中国哪里人最爱喝酒呢?

    发表在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报(英文)》上的一篇研究显示,中国男性中最爱喝酒的地区先后是山东、河南、江苏、云南和海南。中国女性中,最爱喝酒的则是黑龙江和西藏[34]。

    所以,综合了这么多因素,为“太长不看”的朋友们总结下:总体来看,川渝人民的皮肤会比较好,紫外线弱、气候湿润、空气不差,生活习惯也不太拖后腿。

    而其他地区则各有一些“劣势”,西北和青藏地区比较晒,华北地区空气不好且太干燥,华南地区长痘的多还爱喝酒,东北、华中、华东什么都不差,但什么都不突出。

    看来,除了好吃与房价低,人们到川渝又可以多一个理由。为了皮肤移居川渝,现在出发还来得及。

    本文科学性已由皮肤科医生曾相儒审核

    参考文献:

    [1] 余璐. (2022). 中国气象局:今年6月全国平均气温创1961年以来同期最高. 人民网. Retrieved on 2 August, 2022 from http://finance.people.com.cn/n1/2022/0705/c1004-32466932.html.

    [2] 中国经济网. (2021). 晴空日晒 紫外线指数和等级你了解多少?. Retrieved on 2 August, 2022 from http://m.ce.cn/bwzg/202108/03/t20210803_36772988.shtml.

    [3] 和风天气. (2022). Retrieved on 2 August, 2022 from https://www.qweather.com/.

    [4] Liu, H., Hu, B., Zhang, L., Zhao, X. J., Shang, K. Z., Wang, Y. S., & Wang, J. (2017). Ultraviolet radiation over China: Spatial distribution and trends. Renewable and Sustainable Energy Reviews, 76, 1371-1383.

    [5]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. (2007). 世界屋脊——青藏高原. Retrieved on 2 August, 2022 from http://www.igsnrr.cas.cn/cbkx/kpyd/dlzs/land/202009/t20200910_5692581.html.

    [6] D’Orazio, J., Jarrett, S., Amaro-Ortiz, A., & Scott, T. (2013). UV radiation and the skin.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, 14(6), 12222-12248.

    [7] 刘玮, 王学民, 赖维, 李利, 张萍, 吴琰瑜, … 陈力. (2005). 四城市407例女性皮肤颜色测定和分级. 中华皮肤科杂志, 38(12).

    [8] 重庆市气象局. (2009). 重庆市气候概况.

    [9] 王文英. (2013). 拉萨和绍兴地区人群手背部皮肤纹理老化研究. 中国医科大学.

    [10] 高倩, 梅震, 董国庆, 王文英, 胡立文, 宫慧芝, & 刘扬. (2012). 三亚与沈阳农村地区人群手背部皮肤纹理老化配对比较研究. 中国美容医学, 21(10), 1753-1755.

    [11] 唐智柳, 石建伟, 蔡美玉, & 薛迪. (2014). 中国皮肤黑色素瘤发病及其影响因素分析. 中国肿瘤, (10), 829-833.

    [12] Vierkötter, A., Schikowski, T., Ranft, U., Sugiri, D., Matsui, M., Krämer, U., & Krutmann, J. (2010). Airborne particle exposure and extrinsic skin aging. Journal of investigative dermatology, 130(12), 2719-2726.

    [13] Grether‐Beck, S., Felsner, I., Brenden, H., Marini, A., Jaenicke, T., Aue, N., ... & Krutmann, J. (2021). Air pollution‐induced tanning of human skin. British Journal of Dermatology, 185(5), 1026-1034.

    [14] Abolhasani, R., Araghi, F., Tabary, M., Aryannejad, A., Mashinchi, B., & Robati, R. M. (2021). The impact of air pollution on skin and related disorders: a comprehensive review. Dermatologic Therapy, 34(2), e14840.

    [15] 毛丽旦, & 梁俊琴. (2019). 大气污染对皮肤屏障功能影响的研究进展. 中国美容医学, 9.

    [16] Wang, W., Zhang, W., Zhao, J., Li, H., Wu, J., Deng, F., ... & Guo, X. (2021). Short-term exposure to ambient air pollution and increased emergency room visits for skin diseases in Beijing, China. Toxics, 9(5), 108.

    [17] 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态环境部. (2022). 生态环境部通报2021年12月和1-12月全国地表水、环境空气质量状况. Retrieved on 2 August, 2022 from https://www.mee.gov.cn/ywdt/xwfb/202201/t20220131_968703.shtml.

    [18] Cravello, B. and Ferri, A. (2008). Relationships between Skin Properties and Environmental Parameters. Skin Research and Technology., 14, 180-186.

    [19] Tsukahara, K., Hotta, M., Fujimura, T., Haketa, K., & Kitahara, T. (2007). Effect of room humidity on the formation of fine wrinkles in the facial skin of Japanese. Skin Research and Technology, 13(2), 184-188.

    [20] Sato, J., Denda, M., Nakanishi, J., & Koyama, J. (1998). Dry condition affects desquamation of stratum corneum in vivo. Journal of dermatological science, 18(3), 163-169.

    [21] Guo, J., & Chen, S. (2022). Long-term change in relative humidity across China from 1961-2018. Climate Research, 87, 167-181.

    [22] Kim, E., Han, J., Park, H., Kim, M., Kim, B., Yeon, J., ... & Lee, H. (2017). The Effects of regional climate and aging on seasonal variations in Chinese women’s skin characteristics. Journal of Cosmetics, Dermatological Sciences and Applications, 7(2), 164-172.

    [23] 赵毅, 贺妍婕, 杜干, 陆雪丹, & 孟婉婷. (2015). 中国不同区域城市居民皮肤水分调研. In 中国上海第四届全国香料香精化妆品专题学术论坛.

    [24] Oyetakin‐White, P., Suggs, A., Koo, B., Matsui, M. S., Yarosh, D., Cooper, K. D., & Baron, E. D. (2015). Does poor sleep quality affect skin ageing?.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dermatology, 40(1), 17-22.

    [25] 赵丽梅. (2022). 调查显示:仅有22%的受访“打工人”每天能睡够8小时. 中国青年报. Retrieved on 2 August, 2022 from http://zqb.cyol.com/html/2022-03/22/nw.D110000zgqnb_20220322_2-05.htm.

    [26] 王续霏, 王媛媛, 朱李婷, 王珏, & 王玮. (2019). 我国部分地区痤疮患病比较及影响因素调查分析. 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, 19(42), 301–302.

    [27] Li, D., Chen, Q., Liu, Y., Liu, T., Tang, W., & Li, S. (2017). The prevalence of acne in China: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-analysis. BMJ open, 7(4), e015354.

    [28] 杨婷婷, 邵明娟, 石群, 谢士娟, & 杨慧. (2016). 关于全国大学生痤疮发病率及影响因素的调查. 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, 1(1), 51-51.

    [29] Tanida, M., Katsuyama, M., & Sakatani, K. (2007). Relation between mental stress-induced prefrontal cortex activity and skin conditions: A near-infrared spectroscopy study. Brain Research, 1184(1), 210–216.

    [30] 朱威, 连石, 李远宏, 陈洪铎, 杨子良, 钱伯源, … 杨发枝. (2005). 中国五城市1797名妇女面部皮肤观察. 中国皮肤科杂志, 38(6), 383–384.

    [31] Farage, M. A., Miller, K. W., Elsner, P., & Maibach, H. I. (2008). Intrinsic and extrinsic factors in skin ageing: A review.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smetic Science, 30(2), 87–95.

    [32]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. (2022). 2020年各地15岁及以上人群吸烟率数据图. Retrieved on 2 August, 2022 from https://www.chinacdc.cn/jkzt/sthd_3844/slhd_12885/202203/t20220316_257757.html.

    [33] Goodman, G. D., Kaufman, J., Day, D., Weiss, R., Kawata, A. K., Garcia, J. K., ... & Gallagher, C. J. (2019). Impact of smoking and alcohol use on facial aging in women: results of a large multinational, multiracial, cross-sectional survey.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and aesthetic dermatology, 12(8), 28.

    [34] Zhao, Z., Wang, L., Zhang, M., Zhang, X., Huang, Z., Li, C., ... & Wu, J. (2020). Geographic distribution of alcohol use among Chinese Adults—China, 2015. China CDC Weekly, 2(7), 98.

    作者:567 黄可乐

    作者:admin  发布时间:2022-10-02  点击数:

多彩网平台,多彩网官网,多彩网网址,多彩网下载,多彩网app,多彩网开户,多彩网投注,多彩网购彩,多彩网注册,多彩网登录,多彩网邀请码,多彩网技巧,多彩网手机版,多彩网靠谱吗,多彩网走势图,多彩网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多彩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